場:1 

時:2021年   夜 

地:外/街中 

人:阿希 

 

^  寧靜陝小的房子裏,只有風扇的聲音 

^  架上只有幾張阿希與媽媽的合照 

^  阿希一人因搬屋在家中收拾東西,突然看到櫃角裏一個從未見過的鐵盒 

^  拿起雜物中的鐵盒 

^  阿希露出疑惑的表情望着鐵盒 

^  阿希坐在沙發上,並將鐵盒放在桌上 

^  POV打開盒,內有一朵白色彼岸花 

^  阿希有點驚奇 

^  阿希看到了桌旁一疊照片,拿了一張看一看,感到有些傷痛,然後放進了鐵盒 

^  眼淚滴落照片上 

 

 

 

場:2 

時:2014年   下午 

地:外/街中 

人:秀姐(媽媽),盲人 

 

^ 她急步地往茶餐廳上班,不小心撞到了個盲人 

^ 秀姐向盲人道歉 

秀姐:「唔好意思呀」 

盲人:「唔緊要,我想問下地鐵站係咪依到附近?」 

秀姐:「係呀,好近咋」 

盲人:「唔好意思呀,方唔方便帶一帶我去?」 

^ 秀姐面有難色地,遲疑一下 

秀姐:「嗯......(望一望錶)都可以既」 

盲人:「唔該哂你啊」 

^兩人走在路上 

盲人:「係呢,我聽你頭先啲腳步聲好似好急咁,你係唔係有緊要事要做?我可以再問下人喎,你有野做就走先啦。」 

^秀姐頓了一下,站在路上 

秀姐:「嗯,唔緊要啦,我又唔係好趕,地鐵站個邊好多人架,撞親就唔好啦」 

^兩人繼續前行 

 

 

 

場:3 

時:下午 

地:地鐵站出口外 

人:秀姐,盲人 

 

^ 兩人走到地鐵站外 

秀姐:「好啦,呢度就係地鐵站喇,洗唔洗帶埋你落去?」 

盲人:「唔洗喇,我自己可以㗎喇,你快啲行啦,唔阻住你喇。」 

秀姐:「好啦,咁我走喇,你自己小心啲啦。」 

^ 秀姐急步離開 

秀姐小聲:「今次大鑊喇,經理今次實鬧死我啦」 

 

 

 

場:4 

時:下午 

地:內/店中 

人:經理,秀姐 (媽媽),員工,客人,粗鄙的青年男性 

 

^ 秀姐氣喘地跑進餐廳 

^ 經理用埋怨的眼神看了一眼秀姐 

^ 秀姐避開經理的眼神,繼續埋頭工作 

^ 秀姐忙碌工作 

^ 突然青年男性向秀姐方向大叫 

青年男性:「喂!我杯凍檸茶仲未到喎」 

秀姐:「好呀,幫你睇睇」 

秀姐執拾餐桌,然後向吧枱方向走去,並找了找。 

秀姐:「嗯......6號枱差杯凍檸茶」 

^ 水吧不耐煩,並指住另一杯凍檸茶。 

水吧:「又寫漏單呀,比住依杯佢先喇。」 

^ 秀姐拿着凍檸茶,急步向男人方向走去 

^ 有個人從旁打電話從一旁跑出,撞向秀姐的手臂 

^ 秀姐不小心將凍檸茶潑向男人身上 

青年男性:「喂,咩事呀你,幾杯嘢都攞唔穩」 

秀姐:「對唔住呀,依家即刻清潔返,唔好意思呀」 

^ 秀姐正想去攞抹布 

^ 男人叫停秀姐 

青年男性:「你唔係諗住就咁抹返個地下就算呀,咁我件衫呢?賠錢呀」 

^ 男人兇惡地看向秀姐 

秀姐:「唔係呀,係啱啱有個人.....」 

青年男性:「關我咩事呀!喂,你唔係幾百蚊都賠唔起呀,你哋啲新移民都攞咗政府咁多福利,又搶曬我哋啲資源,咁我依家要求返你畀返啲錢我啫,有咩問題呀......」 

^ 秀姐只能低著頭不停道歉,眼睛的餘光看到其他客人都冷靜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吃東西、玩手機 

秀姐:「對唔住呀,我真係冇心㗎,我可以...... 」 

^ 秀姐姨著頭道歉, 然後經理衝出來救場 

經理:「對唔住呀!個同事新嚟架,呢餐唔洗比錢呀,唔好意思呀。」 

^ 經理轉身就嚴肅地跟秀姐說 

經理:「你一陣入一入廚房。」 

 

 

 

場:5 

時:下午 

地:內/店中 

人:經理,秀姐 (媽媽) 

 

^ 經理在一旁與秀姐對話 

^ 經理望着秀姐 

經理:「秀姐,返咗工一個禮拜,你就遲咗4日。」 

秀姐:「今日有個...... 」 

經理:「我知,你又幫人呀嘛,大把呀婆過馬路呀,你仲唔過去幫。」 

^ 秀姐露出委屈的神情 

經理:「你唔係第一次比人投訴㗎啦,我知你朝早仲有份工,但都唔係做嘢做得差嘅藉口呀。」 

秀姐:「對唔住呀經理,比多一次機...... 」 

經理:「機會就比曬喇,秀姐,返埋今日喇。」 

^ 秀姐露出緊張的表情,並想挽回工作 

秀姐:「經理比多次機會,我唔會再有下次架 。」 

經理:「明㗎啦,一陣出埋今星期糧比你。」 

^ 經理直接走開, 留下秀姐一人在原地氣餒 

 

 

 

場:6 

時:夜 

地:街上(公園) 

人:秀姐 (媽媽) 

 

^ 秀姐坐在公園裏, 沉思 

^ 看着公園裏的小孩子, 想着自己沒有給過希仔幸福 

^ 眼淚滴下來,秀姐刷一刷眼淚 

^ 望一眼公園裹的時鐘,時間不早了,要回家給仔煮飯 

 

 

 

場:7 

時:夜 

地:內/家中  

人:秀姐 (媽媽) , 希仔 

 

^ 拍着秀姐回到家 

秀姐:「希仔做晒功課未呀?」 

^ 希仔看著手機的結他教學片,沒有回應 

秀姐:「唔好打咁多機喇。」 

^ 秀姐去廚房煮飯,希仔繼續看著結他教學片 

^ 家中時鍾 

^ 秀姐搬飯菜上枱面 

^ 秀姐坐在希仔旁,並拿出手機,放在桌上 

秀姐:「嚟,今日媽媽生日,嚟影張相先。」 

^ 希仔點點頭,並合照了一張相 

^ 希仔拿起手機繼續看手機的結他教學片 

秀姐:「唔好掛住打機,快啲趁熱食啦。」 

^ 秀姐剛想開始食飯,希仔便開口談有關學校結他課程的東西 

希仔:「媽媽,我想學結他,學校有課程。」 

^ 秀姐面有難色 

秀姐:「希仔,遲啲先啦,好冇? 」 

^ 靜了一刻,希仔放下碗筷 

希仔:「又遲啲,每次都咁講,之前個交流團同埋個camp,全班已經得我一個無去㗎喇。」 

秀姐:「希仔,唔係媽媽唔比你學,你要知道依排屋企嘅環境真係唔係咁好......」 

^ 希仔從書包裏拿出音樂課單張 

希仔:「今次學音樂我都唔係第一次提,依家學校有課程,已經比出面平咗好多㗎喇,唔係嘅話買個平d嘅結他,我自己學都得㗎。」 

^ 秀姐放低筷子 

秀姐:「希仔,係香港學音樂都揾唔到錢㗎。」 

希仔:「媽媽呀,你根本就唔明音樂對我嚟講有幾重要,你都無理解過我,每次冇人陪我嘅時候,我都係靠音樂渡過。」 

^ 秀姐心臟痛了一下,表情有點難受 

^ 希仔不以為意,繼續食飯 

希仔:「算啦,你根本唔明我感受(嘆一口氣)」 

秀姐:「阿仔,媽咪係為你好啊,你大個就明阿媽既苦心喇」 

^希仔很激動 

希仔:「乜野叫為我好啊,我想學自己中意既野都唔得,唔係將你想要既野放係我身上就叫好啊」 

^ 希仔的聲音源源不絕地進入秀姐的耳朵 

^ 秀姐忍無可忍,拍枱 

秀姐:「嘈夠未呀你!」 

^ 希仔看著秀姐,眼泛淚光,並轉身走入房間,砰門 

^ 秀姐正想走去和希仔靜下來傾,便因太激勞而心臟病發 

 

 

 

場:8 

時:夜 

地:內/家中 

人:秀姐 (媽媽) ,阿希 

 

^ 家中時鍾的秒針停止轉動 

^ 秀姐微笑看著阿希 

「希仔,好耐冇見。」 

 ^ 阿希看見了他的母親,淚水落下 

「對唔住媽媽,我好掛住你。」 

^ 阿希擁抱了秀姐,不斷說著對不起 

「乖,媽媽唔怪你。」 

「媽媽,生日快樂。」 

^ 阿希將多年前沒對到母親說的話說了出來,秀姐微微一笑 

^ 白光 

 

 

 

場:9 

時:2021年   夜 

地:內/家中 

人:阿希 

 

^ 阿希坐在床上,彼岸花逐漸消失,只遺下一張本放在鐵盒裏他和媽媽那天生日的合照 

^ 窗外的片葉慢慢落下,像是宣佈著正式進入冬季時節 

未命名-1_edited.jpg
IMG_7649.JPG
_DSC9280.jpg
C0159_Moment(3).jpg
C0159_Moment(4).jpg
C0159_Moment(5).jpg
C0159_Moment(6)_edited.jpg